天下班前,

先跟小宇和阿杰開行前作戰會議,

他們把自身慘痛失敗案例提供給我當明鏡,

阿杰說:「追女生最忌諱死皮賴臉,

絕對不要像個色狼一樣,一開始就想把她吃掉,

這樣反而會嚇跑對方」,

小宇在旁邊點點頭說:「這我可以作證,

阿杰這肥仔每次遇到喜歡的女生,

馬上就像電車癡漢上身,

就差沒有直接去問那女生是什麼罩杯,

你想看看對方看到一頭流口水的豬能不跑嗎?」

阿杰聽完立刻過來給他一記金臂勾

「媽的,你好意思說我,你自己勒,

看到喜歡的女生在她面前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卒仔的要死」,就在他們互罵結束後,

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

就是要使出"欲擒故縱"這知難行易的招式,

在跟他們擊掌之後,

他們問說:「真的不需要我們去助陣嗎?」

我搖搖頭說:「閣下請留步,

小弟不想戀情還沒萌芽就被二位給扼殺了」,

說完我ㄧ口氣把敷眼睛的雞蛋吃下去,

昂首邁出公司大門,去追求我的幸福了

 

       了士林夜市,

在擠過重重人潮後找到了豬血糕攤位,

看見了那心儀的女孩,她穿了印有泰迪熊的上衣,

綁了馬尾,臉上因忙碌工作而使臉頰紅通通的,

原地整理一下儀容向前走過去打招呼說

「嗨!聽我朋友說你在找我嗎?」

她抬頭看到我開心地說

「你終於來啦!等了你好久喔~昨天真的很抱歉,

我代他向你說對不起」,

她邊說邊遞上一支熱騰騰的豬血糕,

我接下豬血糕咬了一口說

「別這麼說,我沒事啦!妳後來回家沒事吧!

他有沒有繼續罵妳或怎麼樣的?」

她回說:「他沒送我回家,走到劍潭捷運站,

他繼續罵了幾句,看要不到錢就走了」,

因為人潮太多我閃了不少人潮,

她看到就把我拉到她身邊然後抽了張衛生紙給我,

近看著她眼睛明亮清澈像一面鏡子,

可是佈滿血絲明顯是有哭過,我心裡也跟著揪了一下,

我看著她說:「既然我們因緣際會認識了,那我先自我介紹,

我叫阿邦,聯邦的邦,那怎麼稱呼妳呢?」

她淺淺一笑:「我叫吳怡軒,你叫我小軒就可以了,

你镸的好高喔~有沒有180公分啊?

就這樣她親切地跟我聊天,當下雖然身處車水馬龍的夜市之中,

但我卻感覺此刻只有她在我眼中

 

       過了一個小時的聊天,

對小軒的背景大致了解,她高職畢業後為了賺錢嘗試過不少工作,

家住在民權西路,家裡父母離婚跟媽媽在一起,

重點是那個禽獸她已經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了,

當我已經調查清楚後,

小軒問說:「不好意思,我去上個廁所,你可以幫我顧一下攤子嗎?」

當然是非常之樂意,她就跑去附近店家借廁所了,

等她離開後我隨意的把玩豬血糕,對它說

「豬哥哥真謝謝你啊!你的犧牲是有代價的,

等我跟她結婚了,主桌一定幫豬老大留個位子」,

就當我想的正爽時,突然附近一陣騷動,

不知道怎麼回事,所有的攤販立刻生意不做,

神色緊張地推著攤車或收拾地上的攤子,

快步地向左右的巷子移動,

一位推著滷味攤的老板經過我前面說

「少年仔,還不快推走,警察馬上就要來了啦」,

我當下真的慌了,我是要跑還是不跑,

跑是要推去哪裡啊!就在我猶豫不決時,

所有攤販已經在夜市動線中消失完畢,

剩下我跟一台豬血糕攤車非常醒目的佇立在中間,

接著兩位警察走過來說

:「年輕人,很有膽識喔!連跑都不跑,把身份證拿出來」,

我無辜的跟警察杯杯說

「如果我說我只是來買豬血糕的你會相信嗎?」

警察笑嘻嘻回說:「哈哈,你說呢~不要囉囌,

快把身份證拿出來,不然再多開一張妨礙公務」,

都這樣說了我只好乖乖就範,簽下這無言的罰單

 

        警察走後,

攤販全都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各就各位,

我心想這件事不可以給小軒知道,

她這麼辛苦一天才賣幾支豬血糕,

如果繳了這張根本就是白做一天工,

更何況是我自己造成的,

不久後小軒回來了,她說

「不好意思,附近店家廁所都滿了,所以走比較遠去上」,

「沒關係,反正也沒什麼事發生」,

我把罰單緊緊握在手中,

隔壁賣水煎包的阿伯插話說:「不對啊小伙子,

剛剛警察來的時候沒看你跑啊,你沒被警察開單嗎?」

我緊張地笑說:「沒有...沒有被開單啊,我...我...我跟那警察認識,

對...我們認識,以前一起吃過飯,哈哈」,

這麼爛的謊話有人會相信才有鬼,

小軒看到我手中握的罰單,把它搶過來說

「你不要再藏了,是我請你幫忙顧攤子的,我來繳就好」,

我立刻伸手把罰單搶回來說:「不行,是我自己沒注意警察來了,

是我的錯」,於是我們開始了你搶我奪的遊戲,

水煎包阿伯看不下去說:「不要再搶啦,罰單破了就不用繳了,

你們不會一人一半就好了」,我們想想也是個辦法,

不然也搶不完了,我對小軒說

「那罰單我去繳,錢妳再給我就好,

妳有沒有電話可以留給我嗎?」心裡想這招真是妙,

什麼時候腦袋變靈光了我,小軒也欣然把電話留給了我

心想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啊~~ 哈哈!

 

       夜市結束後,我幫忙小軒一起收拾攤位,一起把攤車推到固定的位

子放,然後再陪她走到停機車的地方,一路上我說著小宇跟阿杰的糗事給

她聽,把她逗的呵呵笑,她笑到不行說:「所以昨天來的那位就是小宇喔!

他怎麼這麼好笑啊!聽你說他們的故事,我也好想看到阿杰,所以他們會

這麼整你你也不生氣喔!」,我聳聳肩說:「他們兩個的人性從出生就遺

留在媽媽的子宮了,早就已經習慣那兩個白痴行為了」,她聽完笑的更大

聲,走到機車旁邊.她說:「謝謝你今天來陪我,我好開心喔!」我藏不住

喜悅說:「如果你喜歡,我每天都來陪妳,只要妳不介意的話」,她戴上

安全帽,露出甜死人的笑容說:「每天來我可是不會付你工錢的喔,你

要想清楚了」,接著她發動機車跟我揮手再見,我大聲的回她:「我想

很清楚了,妳會每天都看到我出現的,騎車小心,回家早點睡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