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的燈光,超高分貝的重金屬音樂

 

今晚的原野依舊人聲鼎沸,客人絡繹不絕。

 

舞台上小林忘情演唱著自創的新歌"憤怒"。

 

台前聚集了一票粉絲賣力地尖叫。

 

時不時跟著歌曲和著聲。

 

  輪到空檔的我坐在吧檯前,喝著老沈請的啤酒。

   近來老沈時常光臨本店,除了來談判之外,就是和我天南地北的聊天。

    剛開始不認識他,每次來都穿黑衣黑褲帶兩三個小弟,總會有人自動讓座。

     只要有小混混敢來鬧事,報出老沈的名子,那些痞子馬上落荒而逃。  

      漸漸地覺得他為人豪爽,講話阿莎力,把我當成是兄弟看待。

           

           雖然他年紀應該可以當我爸了...

 

 

  "圓仔啊!再來一杯威士忌,滿的"老沈朝著吧檯內喊著。

  "阿瀚,坐在那邊那個小妞就是上次捅了你老闆一刀,還嚷著說要嫁給你,

  我看還有點姿色嘛~聽說最近每天都來報到喔!你這小子怎麼還不帶回家"

 

   "沈哥,我是來工作的又不是來做鴨的,何況老闆已經幫我簽約給唱片。

   公司,過不久就要錄音灌唱片了,現在只想好好拚工作賺錢"

 

   "我知道這件事,其融還自己決定要當你的經紀人,我就跟他說了,

   你憑哪根毛可以當經紀人,他就是不聽,真是有毛病"

  

   我對著老沈無奈地笑,老闆就是這個樣子。

 

 

   吵雜的音樂完全掩蓋了人聽力上的感覺。

 

   背後來了一個人,首先聞到的是涼菸的味道。

   "高文瀚...我有話想跟妳說,我可以坐下來嗎?"  是她...

 

   轉頭看著她,尚未酒精中毒的她,眼神明亮且攝魂。

 

   "小妹妹,我們正在討論妳,妳就自己來啦!"老沈笑嘻嘻地說。

   她也沒得到我們的同意,逕自拉椅子就坐下來。

 

   "我叫周孟蒨,你可以叫我小蒨,我覺得你唱歌很好聽"

      非常直白的介紹...

   在她行兇的那晚之後,這是第二次我們的交談。

   老實說,在這個欺騙橫行的社會,我喜歡真實坦白的人。

   能夠勇敢愛你所愛的,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後來老沈先離開後  。

 

   那一晚,我們聊了很多。

   她曾經有美滿的家庭,卻在一場火災意外中失去了一切。

   她爸媽拋下她,獨自飛向天堂。

   她也開始浪跡天涯,四海為家,成了小太妹。

 

   在圓仔端出她第五杯龍舌蘭後。

   她迅雷地趴在桌上 。

   在我禮貌地問她要不要先回家前。

   搶先吐了我一褲子。

 

   這是我第二次扶著她走到巷口。

   神智不清的她將她全身的重量都放在我身上。

   "文瀚,你是觀世音菩薩指派給我的男人,不要丟下我"

   她死命拗著不上計程車。

   "我不要回家,我要在你身邊"

  

   大約是三十公尺外的對街  。

   

   有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像似發現目標的大喊。

   "周孟蒨,我終於找到妳了,原來妳躲在這裡,這次我一定要抓到妳"

 

      我心想不妙:難道是小蒨的仇家殺來了,她現在醉得不省人事。

        被他抓到就死定了。

 

   當下我立刻拖著她進計程車,用力關上車門叫司機趕快開車。

      只留下那男的在後面胡言亂語生氣的大叫。

         我看了看貼在司機座椅背後的觀世音圖像。

            "觀音菩薩,求求妳饒了我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