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小軒已經進去手術室一個鐘頭了,我的手還是不停地顫抖

 我知道伊娜已經躺在手術台上生死未卜可能只有一線生機,

  所以更害怕更恐懼小軒如此慷慨的犧牲會是很大的賭注。

 

-----急診室的自動門打開-----

 

伊娜的父母親著急地走進來

見到我劈頭就問:怎麼會弄成這樣子

詳細的解釋細節加上不斷地鞠躬道歉

伯父和伯母還算明理的瞭解這是一場意外

但還是焦急的在手術室外來回踱步

看得出來伯母在隱隱啜泣,使我更加自責

 

     終於手術室的門再度開啟

醫生滿頭汗水的走出來,召集大家說明情況

"目前陳小姐經過搶救算是度過危險期了,只是因為事發當時

 她的腦部受到嚴重撞擊,導致腦部內出血,形成血塊,以陳小姐

  目前的狀況不適合再做腦部手術,所以我建議先觀察看看等她

    清醒後這血塊對她會造成什麼影響,我們再來想辦法因應"

"醫生,請問另外一位進去輸血的吳小姐,現在情況如何?"我問道

"吳小姐因為輸血過多,現在身體還是十分虛弱,需要補充營養,

    好好休養幾天

醫生交代住院事項還有一些需要辦的手續之後就離開了

 

"阿邦啊~你們待到現在也辛苦了,要看依娜明天再來看吧!

這邊有我跟她媽媽在就可以了"

伊娜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說

"伯父沒關係的,我不累,就讓我留下來陪她吧!起碼讓我等到她清醒再

離開,拜託你"

我很誠懇地表達留下來的意思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先跟她媽媽回去拿些衣物用品,早上再過來,

今天晚上先麻煩你顧著"

      我們送依娜爸媽到門口,目送他們離開

我請小宇跟阿杰先去盯著,看依娜什麼時候轉送到病房

這時候小軒已經由護士小姐攙扶出手術室,我走向前扶著她

看著她虛弱發白的臉,我的眼眶淚水又再度洶湧

 

"謝謝妳,如果沒有妳,伊娜一定過不了這一關。"

我扶著她,感覺到她全身是發軟的,站都有點站不穩

"我沒有怎麼樣,娜娜呢?她已經沒事了嗎?她在哪裡?"

"她已經脫離險境了,等一下要轉回到病房,妳別太擔心了"

我們在椅子上坐下,小宇這時候買來牛奶跟一些食物

"依娜現在已經到病房了嗎?"

"目前還在手術房等麻醉退,沒這麼快,等小軒吃完,我先叫

計程車送她回去吧"

小宇放下食物轉後身去打電話叫車

 

小軒接過牛奶喝了幾口,稍微恢復一點元氣

"阿邦,其實我今天本來很難過,看到你我之間變得這麼冷淡,

 當初拒絕你,你知道為什麼嗎?不是因為你不好,是因為我不想

  阿建去傷害你,不過最近他也消失了,我也開始後悔了,但是我

   又不想去破壞你們的感情,你也絕對不能辜負我的好姊妹,所以之後

    我會選擇退出,唉...本來在拒絕你之後,我也沒有資格再去競爭了,

     但是你要保證你會永遠陪在娜娜身邊,答應我!"

 

我看著小軒的眼睛,仔細凝望

看見了她眼睛深處的堅定,

我也很清楚的知道這輩子絕對要好好保護伊娜

跟小軒之間的感情是時候必須放下了

如果放不下,我會徹底傷害兩個女人的心

不能這麼做!!!

                                                   不能這麼做!!!

           不能這麼做!!!

 

 

      "小軒我答應妳,一定會好好照顧伊娜一輩子"

 

 

小宇走過來說計程車已經到了

我扶著小軒走出醫院,看著她上車之後才返回

 

 

"小宇跟阿杰你們也先回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就可以了,謝謝你們"!

"是兄弟就不用說謝了,我們先走了,你自己也要找時間休息喔"

 

待他們離開後,醫院也通知伊娜已經轉到加護病房。

可是目前尚無法開放探視。

我只好找地方窩到明天早上的開放時間。

 

 

 

第1頁|全文共2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