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手術室外的我們顯然驚魂未定,神情恍惚不知所措

警察正在詢問事發經過,那肇事駕駛滿臉不在乎的坐在旁邊。

"這位先生,你當時車速多少,有沒有喝酒"?

"差不多三四十吧~沒有喝酒啦!我要求打電話給我的律師"。

聽到這裡我生氣地站起來走過去。

"聽你在放屁,三四十可以把人撞飛五公尺遠,你要不要給我撞看看"。

"是警察先生在問我,關你什麼事啊!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這句聽了更火,衝過去抓住他衣領,他也不甘示弱反拉我。

兩方一陣衝突推擠,警察跑過來想拉開雙方。

小宇跟阿杰衝過來幫忙,小宇拉住他雙手,阿杰抱住警察,我就狠狠地賞他好幾記重拳。

 

"我要告你傷害,我一定要告你,等我律師來你就死定了"。

那男的雖然鼻青臉腫,還是可以不停地叫囂。

警察呼叫總部請求支援。

我們回到座位上不再理那男子的叫囂。

後來警察先把那男的帶回警局偵訊。

我麻煩小宇跟阿杰跟著去做筆錄,我跟小軒留在醫院等。

 

小軒走去飲水機倒了杯水,拿回來交到我手上。

"阿邦,先喝杯水吧!伊娜她會沒事的"。

"都是為了幫我回去拿手機才會發生這種事,我真的覺得好對不起她,

只要她能度過這次難關,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想起她為我做的,我不禁紅了眼眶。

"其實伊娜很幸福可以有你這種男朋友,哪像我遇到阿建這種爛人,

想擺脫都擺脫不了,相信我,只要我們認真向上天祈禱,伊娜她一定

會沒事的"。

說完小軒閉上雙眼雙手合十,除了等也無計可施的我乖乖照做了。

 

 

----------手術室的門打開------------

 

醫師面有難色從裡面走出來。

"醫生,她怎麼樣了,她沒事吧!"

"這位先生先冷靜一點,陳小姐因為全身多處受傷且大量出血,必須輸血急救"。

"那就快點輸血啊!是不是醫院血不夠,我願意捐,不夠我再把我兩個兄弟找來,

三個人的血總夠了吧!"

"我向你解釋一下,陳小姐的血型非常特殊,是RH陰型A型血,非常稀有,不知道你的血

型是否吻合?"

"我是B型的,沒關係醫生,我立刻請所有朋友幫忙問看看,也請醫生盡力幫忙搶救,

因為她是對我非常重要的女人。"

醫生沉重地點頭離開了,離開前交代兩個小時內要找到那血型的人,不然危險期就很難過了。

第1頁|全文共2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