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兩人默默無語的走,

來的時候覺得一下就走到盡頭,

回去的時候卻是如此難熬,

好不容易熬到旅館門口,

小軒停下腳步說

「阿邦...你還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頓時覺得很好笑,

我面無表情的回她

「妳有看過棒球比賽結束後記者去訪問敗戰投手的嗎?

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小軒聽完一臉落寞,我想這種時候還是早點結束比較好,

回到房間,阿杰和小宇正在看NBA,

見到我進門立刻湧上來,他們問說

「兄弟怎麼樣,是不是抽到白金卡」?

我苦笑回道:「抱歉,是抽到史萊姆...」,

他們兩個倒向床鋪,阿杰捶著枕頭說

「我花了這麼多心血,還借了整套的羊毛裝,

一套一千塊啊!結果換來一張史萊姆卡」,

小宇也憂傷地說:「阿邦,你別太難過了,

想當年阿杰同時被三個女生拒絕,

也還不是活的好好,你千萬別想不開」,

我坐在床沿看向窗外

「什麼都別說了,是兄弟就去商店買酒來陪我喝個過癮」,

小宇用眼神示意阿杰去買,阿杰邊走邊嘟囔說

「怎麼又是我出錢」,小宇回他

「你有受過安慰人的專業訓練嗎?沒有就乖乖去買,快點」

 

        個晚上可能是悲傷作祟,

我大概只喝了三罐就不行了,

隨便洗個澡就躺在床上,

小宇跟阿杰不知道在討論什麼嘰嘰咕咕的,

後來小宇躺過來我身邊說

「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雖然你愛情一直處於沙漠狀態,

但其實你是有選擇的,嘿嘿...本軍師有良策,

且聽我娓娓道來,我今天跟伊娜散步的時候,

發現到驚人的事實,就是她還滿欣賞你的,

即使我怎麼問也問不出來是欣賞哪一點,

但我肯定是有好感的,

不如...你改追伊娜怎麼樣,小軒交給我處理,

這樣你也有很大的勝算終結處男,

我也可以不浪費小軒這朵花,此計如何」?

雖然已經醉到快沒意識了,但我還是用無

法對焦的眼睛努力看著小宇說

「你...你聽清楚,愛情不是買賣,不能以物易物,

更不是你我言語間就可以決定的,你...你知.....」,

還沒說完就昏睡過去了

 

      天早上醒來,

我們準備行囊,準備中午就要打到回府,

本來預計順利的話還要上拉拉山逛逛,

可是現在已經必要了,

阿杰正在打包他的牙刷跟牙膏還不忘把旅館的也塞進去,

然後張望著四周可以帶走的東西,

接著他又順手把浴巾塞進去,

小宇說:「你是怎樣?家裡很窮是不是連浴巾都要拿走」,

阿杰完全不理小宇,然後他慢慢走向電視機,

正在估量電視機可不可以放進他的袋子,

我走過去語重心長的說

「阿杰,我們都知道你智商有多低,

你完全不需要一再證明給我們看啊」,

說完我跟小宇不理阿杰就打開房門走了,

在走廊上遇到小軒跟伊娜也開門走出來,

小宇首先發言

「真是不好意思,小弟我家裡臨時有事,

所以要早點回台北,下次有空再來好好的玩」,

依娜還是笑笑的回說:「哈哈,這是你說的喔!

下次我們一定要上去拉拉山看看」,

在一旁的我跟小軒則盡量不要讓彼此四目相接,

空氣又像昨天分開時再度凝結,

好在阿杰從後面走出來問說

「那你覺得吹風機可以帶走嗎?」

小宇氣到過去把阿杰硬拉出來罵

「媽的,你再不走我就去請水電行來把冷氣拆掉放你袋子,

你就給我帶回台北」,

連經過的房客聽到都忍不住大笑,

我們感覺到很丟臉趕快把阿杰拉進電梯,

推進那台準備報廢的阿公車,回台北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