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六中午我騎車到小軒家樓下,

打了通電話叫她下來,

不久後,樓下大門打開,

只見她穿了件粉紅色連身洋裝,

頭髮則是把馬尾放下來,

臉上略施薄粉,整體落落大方閃閃動人,

活脫似從漫畫走出來,

我開心地接過她行囊放在前面踏板上,

她上車後問:「我們該不會要騎車去桃園吧?

屁股可能會腫起來喔!哈哈哈!」

迎面而來的風太過強勁,只能提高音量大聲回答

「放心啦~今天阿杰會開他老爸的車來,

我們只管在車上呼呼大睡,睡醒就到目的地了」,

抬頭看天空,老天爺似乎也想助我一臂之力,

特地把太陽公公放出來,並且電力開到最強

 

        在這台古董車前面,

我瞄了阿杰一眼:「你老爸這台車今年貴庚了?」

阿杰笑說:「它只比我小一歲,我今年二十七歲,所以你說呢」,

「你確定這台阿公車上得去角板山嗎?

我看它連離開台北市都有困難,還是改搭桃園客運算了」

我不可思議的說,

小宇在一旁正忙著幫忙把車上垃圾清出來,

邊清邊罵說:「阿杰你老爸以後下車可不可以把垃圾帶走,

還有沒吃完的奮起湖便當是怎樣啊」,

阿杰則是拿芳香劑猛朝車內噴,

然後把後車廂一堆瓶瓶罐罐拿出來丟,

說要要盡量減輕車子重量,

小軒和剛搭捷運來的伊娜在旁邊看呆了,

等他們清得差不多後,大家準備上車了,

因為小宇路熟所以由他開車,看著阿杰作勢要往後座,

我一把拉住他說:「你想幹嘛~你坐後座想擠死我們啊!

沒聽過最重的人要做副駕駛座,有沒有常識啊你」,

說完就把他推到前座,上車後小軒坐後座中間,

為了不讓她太難坐,我盡量往車門邊靠,

卻又很擔心車門會不會碰一下就掉下來,

副駕駛座的阿杰回頭說:「各位乘客,我們要出發囉!

本車的空調系統已經壞了多年,麻煩乘客自行開窗,以免中暑」,

不等他說完我先給他一拳

「你這台破車還有什麼問題一次說完,

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坐這台車了,

下次就算租車也不會再坐了」,

看著小軒坐在這烤箱般車子已經出汗了,

趕緊把車窗搖下來,催促小宇開快點,

小宇無奈地回頭說:「我油門早已經踩到底了」

 

        路上以極限時速六十公里前進,

在國道上一直很害怕會被攔下來開罰單,

原本計畫安穩睡在後座的三位,

根本是熱到睡不著,

我把隨身帶的面紙拿給小軒和伊娜順便道歉說

「不好意思,妳們第一次跟我們出去玩,卻讓妳們這麼難受,

今天晚餐就交給我們三個負責,絕對讓妳們吃到滿意」,

依娜擦了臉上的汗珠說

「沒關係啦!這樣才有出來玩的感覺啊!而且也快到了不是嗎?」

小軒捏了我手臂一下:「人家依娜人好才這麼說,

我可沒這麼好擺平,起碼呢還要再加上宵夜才能消我心頭之恨」,

口頭上跟她回絕鬧著玩,心裡想的是那有什麼問題,

就算養妳一輩子,我也心甘情願

 

        經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還有一路上好幾次爬坡差點倒退撸,

終於是到了住宿的地方,它是"桃園復興青年活動心中",

附近的風景如詩如畫,真如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停好車之後,大家把大包小包的行囊拿下車,

看到阿杰從車上只拿下來一個不起眼的塑膠袋,

我忍不住開口問:「阿杰你的行李呢?怎麼只帶一個袋子?」

阿杰不屑地看我們說:「不過就是出來住一晚而已,

有必要帶一大堆東西嗎?而且我在出門前已經洗過澡了,

出來玩嘛~就是要簡單俐落,看我就只帶了生活必需用品,

裡面有牙刷牙膏還有毛巾」,他順便打開他得意的袋子展示給大家看,

小宇看了一眼冷冷的說:「阿杰平常別人說你是豬,

我頂多信一半,但是你不知道牙刷牙膏甚至是毛巾,

這些東西飯店都會有準備全新的嗎?」

其他人看到阿杰的冏樣,全部都大笑不止

 

        到大廳,我們先到櫃檯check in,小軒擔心地問我:「這次的房間不是

也是阿杰訂的嗎?會不會有問題啊!」說實話這件事我也正在擔心,拉住阿杰

問道:「喂杰老大,訂房間有訂到吧!千萬別說沒訂到叫我們睡車上,我保證

會殺了你」,阿杰又露出那噁心的笑容:「安啦安啦~我一個星期前就打來

訂了,而且依大家要求不要找太貴的房間,沒問題的啦~」,小宇走到櫃檯向

小姐問:「請問一下,我們是預約今天要來住的旅客,請問可以check in了嗎

」?小姐回說:「好的,已經可以了,請問你們確定要住那一間嗎?」小宇感

覺不妙:「我們不是訂兩間房嗎?」小姐再次確認後說:「你們訂的是一

間大通舖,但是現在已經秋天了而且晚上山區氣溫偏低,還是我先帶你們看

一下你們再做決定」,我們就跟著這位小姐來到一間頗有年份的日式大通

舖前,拉開那古老的木門,看到裡面除了一台還算像樣的電視機和幾床薄

棉被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了,連廁所都要到外面的共用,小宇瞪著阿杰說

「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上網看過照片,訂這房間幹嘛,我們是來度假不是

來坐牢的」,阿杰縮到一旁無辜地說:「你們自己說要找便宜一點的,這

間最便宜了啊!大家住一起比較好玩嘛」,我們發現已經無法再用人話跟

阿杰溝通以後,自行跟小姐討論可否換房間,好在還有空房,最後付錢時,

小宇認真的問那位小姐:「請問你們附近有沒有豬舍,麻煩請人帶這頭

豬回家」,小姐笑了出來,我們四個人一起指著阿杰的腦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