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個屁!

我那可愛的同事蛋蛋不知道大東路就在士林夜市裡面嗎?

不行,我不能對他生氣,

我要化憤怒為力量,

趕快跟他商量一下,

反正他也是要值晚班,

幫我跑一下這件,

就算我阿邦欠他這份人情,

有生之年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回報他,

沒想到才剛開口就瞬間被打槍,

蛋蛋淡淡地說:「我也知道那是在士林夜市裡面,

我還有朋友在裡面打工哩,

現在過去丟臉死了,要去你自己去」,

沒聽完他講這些屁話,

我自己走去門口抱了一包冷包也稱作瀝青包,跨上機車出發了

 

        了現場,

果不其然路上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不虧是陸客來台第一首選夜市......,

不對~現在不是稱讚的時候,

拿出案件紙本研究,發現兩個難題,

第一個就是地址報得不清不楚的,

什麼叫做大東路上小吃攤旁,

大東路上幾百家小吃攤,

第二個就是這位報案的吳小姐並沒有留下電話可以聯絡,

試問這就算是請柯南來也找不到吧!

 

        限於1999案件必須於一個小時內要回報給當時的值班分隊,

所以必須要速下決定,好吧~拚了,

我把機車找個位子硬插進去,

這時候安全帽是絕對不可以脫下來的,

它是我唯一遮蔽的工具,

再度扛起那重達40公斤的冷包,

儘可能裝成我只是路過逛逛的感覺,

甚至我還輕輕地哼了一首民謠"小紅帽",

雖然如此,但是身邊異樣的眼光卻是節節攀升,

這時候我就很後悔,為什麼安全帽鏡片不是買全黑的,

心裡面在想要向公司建議,

以後假日值班要配給一個面具,

不然現在幾百對眼睛在青我,

有人還給我掩嘴偷笑,

當下我真想把安全帽反過來戴,

或者把頭塞進瀝青包裡面.....

 

     不知道講了多少次借過,

看了多少家的小吃攤,

手已經是抱到無法出力了,

安全帽內早已汗如雨下,

慢慢地我也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了,

我只是在想到底那該死的坑洞在哪,

又走過了一攤賣水煎包的攤位,

心想已經到極限了,

一直在內心口白也是很乾,

都沒有人要跟我說話,

反正我已經盡力了,

打電話回報值班分隊真的找不到吧!

就在我準備執行撤退計畫的同時,

突然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

但是無法確定,於是我轉頭看了看四周,

尋找發聲的源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