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土的愛隨著穿越六十年的幸福回來

 

  我最愛的爺爺幾年前去天堂旅行了,

 

爸爸一方面覺得這個老家很舊了,

 

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奶奶孤單寂寞,

 

縱然奶奶一直反對,

 

爸爸還是堅持要奶奶搬來跟我們一起住,

 

我也贊成這個決定,

 

於是我跟爸爸就找了一天,

 

去奶奶家幫忙整理東西。

 

 

  一進門看到奶奶坐在爺爺以前最愛坐的搖椅上,

 

看著庭院中爺爺為她種的玫瑰花,

 

自從爺爺走了之後,

 

奶奶常常這樣就坐了一整天,

 

不言也不語,

 

僅有的動作只是不停的摸著搖椅,

 

爸爸揮手示意我不要去打擾奶奶,

 

我們靜靜地穿過客廳走進爺爺奶奶的房間,

 

裡面還是一樣的素雅,一樣地一塵不染,

 

爺爺的東西還是整齊地放在原位,

 

彷彿從來沒離開過。

 

 

  我們輕輕地打開爺爺的書櫃,

 

我將裡面的東西一件一件拿出來,

 

交給爸爸用抹布輕微擦拭後再放入紙箱,

 

爸爸接過東西的手感覺得出來微微顫抖,

 

他從沒有在我面前掉過一滴淚,

 

就連爺爺的葬禮也沒有,

 

我知道他只是故作堅強,

 

不能讓他自己比奶奶還脆弱,

 

但是我知道他比誰都還難過。

 

 

 

  就這樣悶不作聲繼續著傳遞的動作,

 

在翻找物品時找到一個精緻的木頭盒子,

 

我拿給爸爸問說這是什麼?

 

爸爸拿著仔細端倪,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

 

我們好奇地打開看,

 

裡面是一支好漂亮的手錶,

 

雖然塵封已久,而且已經無法運轉了,

 

但是卻掩蓋不了它永恆的光芒,

 

爸爸拿著錶去客廳問奶奶,

 

奶奶依然還是坐在那張搖椅上,

 

思念故人。

 

 

  奶奶看著這支錶,沉默半响,

 

緩緩說出這支錶背後的故事,

 

她說:「當年抗日戰爭爆發,國家需才孔急,

 

幾乎所有的年輕小伙子都被徵召上戰場,

 

但是真的能回來的有幾個呢?你爸爸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那時候時間非常急迫,到處烽火連天,

 

我們就連好好道別的時間也沒有,

 

直到前一晚你爸才衝到我家樓下叫我出來,

 

看到我二話不說就將這支錶塞到我手中,

 

他說:『現在國家有難我必須挺身而出,

 

這是我用所有積蓄去換來的,

 

當妳想我的時候就看著這支錶,

 

如果生活過不下去就去當了它,

 

我答應妳,無論如何我都會回來找妳。』

 

 

空氣中瀰漫著硝煙味,

 

那時候我的淚早已潰堤,

 

緊緊的握著你爸的手,

 

相擁到最後一秒鐘,隔天你爸就上戰場了。

 

戰爭結束後,接著又是國共內戰,

 

然後撤退到台灣,我一直都沒有你爸的消息,

 

但我始終沒有敢把錶離開身邊,

 

到了台灣無論我父母怎麼逼我嫁人,

 

我也寧死不屈,就是等著你爸爸回來,

 

終於老天有眼讓我們在台北街頭重逢,

 

我將那支錶從懷裡拿出來給他,

 

這支錶是我們愛情的見證,

 

可惜的是那支錶在戰亂中壞掉了,

 

但結婚那天你爸還是堅持戴著那支錶,

 

我們找了好多錶店都修不好,

 

後來他病重插管的時候,

 

在床上拿出這支錶,

 

眼神中似乎在說他沒辦法陪我走到最後了,

 

但是這支錶可以永遠陪著我,

 

為你爸永遠守護著我,

 

他再度將錶塞到我手中,隔天就離開人世了。」

 

 

 

  奶奶說完後又拿著錶喃喃自語了一會兒,

 

我在旁邊忍不住啜泣,

 

爸爸跟奶奶將錶要來放進盒子,

 

眼神堅定地看著奶奶,

 

向她保證一定會幫她把錶修好,

 

我也在一旁幫爸爸加油打氣,

 

奶奶則是欣慰地拍著爸爸的手,

 

爸爸立刻開始打電話到處問人,

 

我則是用手機上網搜尋資料。

 

 

 

  皇天不負苦心人,

 

我們查到每年的三月份在瑞士有世界名錶展,

 

全世界一流的錶廠都會在那邊展覽,

 

想必頂尖的專家也都會齊聚在那,

 

於是我們滿懷希望飛到瑞士,

 

參加這個一年一度的錶展,

 

終於在積家錶的展場得到了好消息,

 

這支錶是積家當年的經典錶款,

 

只有瑞士原廠才能夠修復,

 

於是這位專家(Jerry)帶我們到瑞士原廠親自幫忙修理,

 

Jerry診斷出來這積家錶是全世界最薄的機芯受損,

 

在修理過程中他發現在錶的底面有文字,

 

上面寫著:「我最愛的天使,要記得我們不悔的愛情,

 

要記得連戰爭都毀不了的緣分,雖不在妳身邊,

 

但妳早已刻在我心,1997年8月」,

 

爸爸驚呼這是爺爺病重住院的那段日子,

 

難道是爺爺每天慢慢刻出來的?

 

Jerry看了看說應該不太可能,

 

應該是爺爺特地請人去刻上去的,

 

這種服務他們很早就有了,

 

真的想不到爺爺奶奶竟然是愛的如此深,

 

就連時間、距離甚至戰爭都無法抹去一絲一毫,我震撼了。

 

 

  臨行前,

 

爸爸也購入一隻最新型的積架錶送給媽媽,

 

此錶擁有全世界最複雜裝置,

 

他想對媽媽說:「不論世界多複雜,唯有我對你的愛永恆」,

 

身為女兒的我真的很驕傲,可以想像得到媽媽拿到錶的時候會有多感動。

 

  

  帶著修好的錶回到台灣,將錶交還給奶奶,

 

跟她說了錶底的文字,她拿著放大鏡細細端倪,

 

眼淚撲簌簌流下,不停說著你也一直烙印在我心裡啊!

 

後來奶奶堅持要去爺爺墓前,跟他說聲對不起,

 

我們帶著奶奶到爺爺的墓,那天微微細雨,

 

奶奶跪下來哭著說:「對不起,我現在才看到你留給我的訊息,

 

是我沒有好好照顧你」,爸爸看到奶奶這樣,

 

也跪著抱住奶奶說:「媽妳不要這樣,

 

爸一定是捨不得看妳落淚才會這樣做的,你們都沒有錯」,

 

奶奶淚眼看著墓碑:「這支錶見證了我跟你這輩子的生離死別,

 

等我與你相聚的那天,我會帶著錶去見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克邦邦 的頭像
雪克邦邦

如假包換的雪克邦邦

雪克邦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